林陆

生存在黑白夹缝,欲要解脱却害怕疼痛。

不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,不论想什么都是虚无缥缈。
我既不是天选之人,甚至连普通人都算不上。
大概是一种永远看不到光亮的一种生物罢了。

如果可以一直这样…当敌人也是可以的。
轰焦冻这样想着。
如果他可以一直和死柄木在一起。

好可惜…那也只是如果。

那天安德瓦忽然的袭击令自己措手不及,但也在意料之中罢了…
炙热的火焰将一切燃烧殆尽,ofa的老师临危将几位和谐成员传送离开。
轰焦冻看着黑色的幕布张开又落下,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。

逃走了。

他转身,面对着厌恶了近乎一生的那个英雄,摆出了战斗的架势。
过于炙热的火焰快要将他灼伤,男人愤怒的颤抖起来。
火势很快就攻过来了,近乎几千度的高温将空气扭曲了几分。

少年抖了抖,闭上了眼睛。

炙热的火焰焚烧着他的身体,一如那一颗爱着的心。

那一刻我仿佛被撕裂成了两人;一个告诉自己世间的美好与遗憾,另一个在重复着我的悲剧和命运的悲惨。

轰焦冻死了。
再一次与英雄的战斗中,不小心被杀了。
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最后的时候,轰焦冻会冲出来挡在死柄木面前,以凡胎肉体承受了100%的afo。然后没有任何意外的,死在了死柄木的怀里。
一阵烟雾散去之后,欧尔麦特便看见了满身血污的轰焦冻,黑色的衣服被血侵染,变成了令人难受恶心的颜色。肚子上破开了一个难看的洞,鲜血不停的从伤口涌出。原本抑郁阴暗的面容上挂着勉强又难看的微笑,没有了生命气息的人软软的瘫在死柄木的怀里。
意外来的太突然了,欧尔麦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杀死轰焦冻。即使轰焦冻早就加入了敌联盟。他也曾隐隐约约听到过一些言论,却从来未当真过。这才会…发生了这样的意外。
黑雾很及时的将死柄木及时传送回了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