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陆

生存在黑白夹缝,欲要解脱却害怕疼痛。

Need You Now

双向暗恋的小甜饼

一发完

BGM:Need you now

☆我宁愿遍体鳞伤也不愿麻木不仁

这是高三的最后一晚,在这三年里,绿谷出久从一个刚刚掌握个性的稚鹰,锻炼成为了可以翱翔在天空的雄鹰。

也经历了三年名为爆豪胜己的暗恋。

刚从聚会上下来的绿谷头有些晕,他拍了拍有些昏沉的脑袋,迫使自己清醒一些。

刚刚毕业的学生们也大多数是刚刚成年,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买了酒作为“成年礼”。

聚会在宿舍楼的一楼,虽然简陋,却也能感觉到一番用心;再加上男孩和女孩们都穿上了早已挑选好的礼服,竟也有些宴会的味道。

孩子毕竟是孩子,最后在礼仪与规矩的屈服下放弃了那些可笑的舞步,聚在一起开始唠嗑。

绿谷出久作为a班的一员,自然是参与其中,...

先发一个沙雕小段子

有时间补完整。

真的好沙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
不大妙。

绿谷第十次遏制住了想打电话的冲动,手机的屏幕亮着,上面是他心心念念人的名字。

小胜

不太好。

爆豪第十次按住了自己摸向手机的手,他狠狠地骂了自己的手,然后再一次打开了手机。手机页面是他魂牵梦萦的人。

废久

完蛋。不小心播出去了。

第十一次想制止自己的绿谷失败了,他有些难过的盯着正在接通的电话,脑内疯狂的开始谴责。

小胜还在底下吧!突兀的打电话啃到打扰了他、说不定因为自己而扫了兴…

不过,不过还是有一点点小期待…

绿谷深吸一口气,电话里传来了声音。

糟糕,不小心播出去了。

爆豪胜己第十一次制止自己失败了,他有些暴躁的对...

我以为它会慢慢的离开我,我以为我会慢慢的忘了这件事。

事实上并不是,矫情的仍旧是我,做作的也仍然是我。

我还是那个垃圾,别无改变。

如果可以一直这样…当敌人也是可以的。
轰焦冻这样想着。
如果他可以一直和死柄木在一起。

好可惜…那也只是如果。

那天安德瓦忽然的袭击令自己措手不及,但也在意料之中罢了…
炙热的火焰将一切燃烧殆尽,ofa的老师临危将几位和谐成员传送离开。
轰焦冻看着黑色的幕布张开又落下,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。

逃走了。

他转身,面对着厌恶了近乎一生的那个英雄,摆出了战斗的架势。
过于炙热的火焰快要将他灼伤,男人愤怒的颤抖起来。
火势很快就攻过来了,近乎几千度的高温将空气扭曲了几分。

少年抖了抖,闭上了眼睛。

炙热的火焰焚烧着他的身体,一如那一颗爱着的心。

轰焦冻死了。
再一次与英雄的战斗中,不小心被杀了。
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最后的时候,轰焦冻会冲出来挡在死柄木面前,以凡胎肉体承受了100%的afo。然后没有任何意外的,死在了死柄木的怀里。
一阵烟雾散去之后,欧尔麦特便看见了满身血污的轰焦冻,黑色的衣服被血侵染,变成了令人难受恶心的颜色。肚子上破开了一个难看的洞,鲜血不停的从伤口涌出。原本抑郁阴暗的面容上挂着勉强又难看的微笑,没有了生命气息的人软软的瘫在死柄木的怀里。
意外来的太突然了,欧尔麦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杀死轰焦冻。即使轰焦冻早就加入了敌联盟。他也曾隐隐约约听到过一些言论,却从来未当真过。这才会…发生了这样的意外。
黑雾很及时的将死柄木及时传送回了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