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陆

生存在黑白夹缝,欲要解脱却害怕疼痛。

轰焦冻死了。
再一次与英雄的战斗中,不小心被杀了。
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最后的时候,轰焦冻会冲出来挡在死柄木面前,以凡胎肉体承受了100%的afo。然后没有任何意外的,死在了死柄木的怀里。
一阵烟雾散去之后,欧尔麦特便看见了满身血污的轰焦冻,黑色的衣服被血侵染,变成了令人难受恶心的颜色。肚子上破开了一个难看的洞,鲜血不停的从伤口涌出。原本抑郁阴暗的面容上挂着勉强又难看的微笑,没有了生命气息的人软软的瘫在死柄木的怀里。
意外来的太突然了,欧尔麦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杀死轰焦冻。即使轰焦冻早就加入了敌联盟。他也曾隐隐约约听到过一些言论,却从来未当真过。这才会…发生了这样的意外。
黑雾很及时的将死柄木及时传送回了敌联盟,当死柄木回过神来,意识到轰焦冻真的死了以后,他已经回到了敌联盟的基地里。
“啊啊啊啊——干什么啊黑雾!”血腥的气息弥漫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,少年的尸体逐渐僵硬,染上了不属于常人的冰冷体温。
“该死的…该死的…让我杀了那帮混蛋啊——!”
有什么东西从死柄木的眼里涌出来,又湿又咸的,顺着脸颊流下来,滴在少年的脸上。
死柄木从来未考虑过死亡这种东西,事实上——当死亡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时,他才意识到,他的小hero。
非常的脆弱。
他想起来少年初入敌联盟时的那股绝望的气息。
房间的血迹和刀具针管一类的危险物品。
没有得到缓解的抑郁症次次折磨着少年的精神。
而自己也同那可恶的抑郁症一样在不停的伤害少年。
到后来的悄悄恋慕,以及惊心动魄的自杀。
和互相倾诉,表白心意。
到现在

死在自己怀里。

他想起来少年爱吃的甜食,少年喜欢的衣服款式,少年喜欢的小动物。
以及
少年喜欢的人。

死柄木把脑袋埋进少年已经冰冷的胸膛,他想像往日一样听见少年心跳加速的声音。
可是没有。
“臭小鬼…不要动不动就发动个性啊。”
“醒醒啊…不要再睡了。”
他将少年紧拥,似乎想将温热传给少年一般。

少年最终没有被埋葬。
尸体被处理的很好,冰冷的马尔福林浸泡着少年的尸体。
少年是一如既往的少年,被修补过的尸体定格在了最优美的姿态。
一如当初活着的时候。
轰焦冻…
永远都在死柄木身边。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