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陆

生存在黑白夹缝,欲要解脱却害怕疼痛。

Need You Now

双向暗恋的小甜饼

一发完

BGM:Need you now

☆我宁愿遍体鳞伤也不愿麻木不仁

这是高三的最后一晚,在这三年里,绿谷出久从一个刚刚掌握个性的稚鹰,锻炼成为了可以翱翔在天空的雄鹰。

也经历了三年名为爆豪胜己的暗恋。

刚从聚会上下来的绿谷头有些晕,他拍了拍有些昏沉的脑袋,迫使自己清醒一些。

刚刚毕业的学生们也大多数是刚刚成年,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买了酒作为“成年礼”。

聚会在宿舍楼的一楼,虽然简陋,却也能感觉到一番用心;再加上男孩和女孩们都穿上了早已挑选好的礼服,竟也有些宴会的味道。

孩子毕竟是孩子,最后在礼仪与规矩的屈服下放弃了那些可笑的舞步,聚在一起开始唠嗑。

绿谷出久作为a班的一员,自然是参与其中,但他却没想到爆豪胜己也会参加。

他忍不住偷偷的去瞧小胜,小胜今天也穿了一套正装,黑色的西服和深绿色的领带,难得规整的裤子配上黑色小皮鞋,散发着一股子禁欲的气息。是旁边是与他勾肩搭背的切岛。

小胜他,好帅啊…原来是可以好好穿衣服的嘛…不过不论怎么样他都好帅啊…如果可以稍稍笑一下…

“小久君?小久君!?”

“到!”

被人忽然点名的绿谷像一名上课走神的小学生,立刻挺直了背坐的端正,脸上通红一片像是被人戳破了小心思。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地面,仿佛要盯出一个洞来,脑内也紧张的不行。

啊啊啊我刚才在干什么!竟然,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开始、开始…思春!?好羞耻啊啊啊,小胜该怎么看我啊啊啊…

结果就是他又悄悄的去看小胜。

小胜好像没有看我啊…

“小久君——!”

再次被拉回现实的绿谷再也没办法装傻,瞧见桌上一杯水直接仰头灌了下去。

“哈哈哈…这么这么热啊…”

“…”

众人的实现凝聚在绿谷身上,场内忽然一片安静,仿佛他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一脸懵的绿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尴尬的坐在中间,手里死死的握住了那个杯子。

好尴尬啊怎么办!谁可以救救我!随便是那一个人都好啊!

发话的人是切岛,但他的话却把绿谷带入了另一个更坏的消息。

“竟然是绿谷喝了第一杯酒耶!那么绿谷来指定下一个喝酒的人吧!这种男子汉的做法竟然被绿谷抢先了,好可恶!”

“什么,等等,酒?刚刚我喝的是酒吗?”

“对啊,是威士忌,但只有一点点。”丽日顿了顿,看了眼脸色通红的绿谷开始担心“小久君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!”

绿谷震惊的目光落在杯子上,杯子里残留的剩余液体在灯光下闪着光,无情的述说着这个事实。

是酒!还是威士忌!都怪小胜啊啊啊——

“…”

众人的目光灼灼的盯着绿谷,迫使他从脑内风暴出来。

“是吗、那我,那我先告辞,告辞了。”

几乎是落荒而逃一样逃离了现场,在众人的注目下冲进房间关门上锁一气呵成。

寂静之后又开始复苏,众人又开始各种话题的继续。

“绿谷为什么溜了啊,一点也不仗义!”峰田实做出难过的样子“明明是坐在群花之中却一点感觉都没有!”

“你可以住嘴了,”耳郎打断了对方无理的发言并堵了回去“人家绿谷才不是你这种色情男子。”

“好了好了,绿谷走了,那么下一个该谁喝呢。”切岛在抬手做了一个stop的动作,又接着杯子续了一点。


众人沉默。

虽然威士忌量少,但作为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孩子们来说还是过于刺激了。

“爆豪,你来!”上鸣拍了拍爆豪的肩膀,颇有勇气将酒向爆豪推去“绿谷都喝了,你不来一杯就过意不去了。”

罕见的,爆豪没有反驳,只是紧盯着这杯酒。

威士忌,废久。

他怎么可能让废久比他更先一步,不论是什么。

很不爽,啧。

并未做多言,他将那一点液体一饮而尽后也回了放假。

“喂喂!爆豪你去哪!连毕业你也要遵守时间睡觉吗!”

“老子干什么你也要管吗!”

关门山重重的回响在宿舍楼,又是一阵寂静之后开始喧闹。

“真扫兴啊爆豪”

“诶不说了来下一个…”

绿谷出久正在宿舍的床上反省深思。

对着一堆他和小胜的照片。

酒精有些上头,他的大脑昏昏沉沉的,一边数数照片一边念着“小胜”。

“一个小胜、两个小胜、三个小胜…小时候的小胜,初中的小胜,现在的小胜…唔…”

此时回到房间的爆豪胜己也没有闲着,他打开电脑,翻出一个相册。

相册带了密码,密码是0715。

他一张一张翻着照片,全部是偷拍的绿谷。

“操…刚刚那样子怎么没拍下来。”爆豪胜己沉思,“喝完酒脸色通红的废久,啧,色情书呆子。”

“垃圾废久害得老子那么喜欢你,总有一天你要全部补偿回来!”

楼下嬉笑声依旧,楼上两人却苦苦的单相思。

不大妙。

绿谷第十次遏制住了想打电话的冲动,手机的屏幕亮着,上面是他心心念念人的名字。

小胜

不太好。

爆豪第十次按住了自己摸向手机的手,他狠狠地骂了自己的手,然后再一次打开了手机。手机页面是他魂牵梦萦的人。

废久

完蛋。不小心播出去了。

第十一次想制止自己的绿谷失败了,他有些难过的盯着正在接通的电话,脑内疯狂的开始谴责。

小胜还在底下吧!突兀的打电话啃到打扰了他、说不定因为自己而扫了兴…

不过,不过还是有一点点小期待…

绿谷深吸一口气,电话里传来了声音。

糟糕,不小心播出去了。

爆豪胜己第十一次制止自己失败了,他有些暴躁的对着自己被子锤了一拳,一点响声也没有。

垃圾废久现在肯定因为喝了酒在睡觉,肯定不会接电话…如果迷迷糊糊接了电话也肯定口齿不清,可以录音下来日后嘲笑他…操,自己在期待什么。

爆豪呼出一口气,电话里传来了声音。

“废久”

“小胜。”

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,都带着一份胆怯和期待,都有着一份同样浓烈的爱意。

爆豪到底比绿谷更胜一筹,不论在哪个方面。他听出来了,对方的话语里,有着和自己同样的情感;和自己一样,一样的爱着对方。

爆豪轻笑了一声,打开门往绿谷的房间走去。皮鞋在地面走动的声音和他的心跳混在一起,敲在绿谷的心上。

大抵是酒壮人胆,绿谷做了一个深呼吸,他听着话筒里的声音;哒,哒哒,哒。


绿谷又做了一个深呼吸。

“小胜、小胜。”

绿谷对着话筒,哑着醉酒的嗓子,念着他心上人的明早。

脚步声停下了。

爆豪胜己站定在绿谷出久门口,隔着一道门听着里面人的动静。

门背后的少年握着手机,眼睛抑制不住的开始分泌泪水。少年擦了擦泪水,努力使自己声音听起来正常。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电话那头忽然没了动静,连呼吸声都不太能听得见。少年忽然大哭起来,仿佛失恋的少女般伤心。


爆豪在门外光听见里面人重重的喘息声和抽泣声就知道是哪种光景。废久他肯定用用手捂住了嘴巴,那张好看而又圆润攢白的脸蛋布满了泪水,划过脸颊和下巴,最后滴落在衣服里。


“叩叩、叩。”爆豪敲门了。

门背后的少年吓了一跳,胡乱抹着眼泪一边打嗝一边带着软糯的哭腔道歉。


门背后的少年在慌忙之中终于收拾好了自己,抖抖衣服扭开了门锁。


门窗从外面打被打开了,开门的是绿谷做梦都爱的人。


少年瞪大了眼睛,翠绿而包含着泪水的瞳孔猛的缩小,身体止不住的发抖。他想说话,可是张了嘴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
爆豪瞧着那发抖的人既觉得可爱又觉心疼。他一把搂过绿谷,盯着他好看的眸子一点点靠近,他阖上对方的眼睛,低头给人了一个吻。


爆豪觉得怀中的小家伙越来越抖,他就着这个姿势将人带到床上。

绿谷被抱到床上还是痴呆状态,爆豪不免感觉有些好笑,他单臂撑在绿谷耳边,另一只手在绿谷脸上作恶。

“垃圾废久,听好了。”

“老子允许了。”

“老子允许你喜欢老子。”
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这一次主动的是绿谷,他搂住爆豪的脖子紧闭着双眼楞楞的往爆豪脸上撞去。


两人的喘息声纠缠在一起,两人的心也纠缠在了一起。


一辈子也分不开??


雄英的宿舍楼至深夜才熄灯,楼下的男孩女孩们的喧嚣也盖住了交缠的声音。


评论(5)

热度(66)